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迎水村 > 第十四章 花园湖边廊子的一场好把戏

http://modelpucci.com/ysc/326.html

第十四章 花园湖边廊子的一场好把戏

时间:2019-07-10 00:4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造与刊行

  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  下拉阅读上一章

  比及老队长从淮河岸边跌跌爬爬赶至花圃湖边廊子时候,何处曾经像玩幻术一般热闹。一大堆人丛簇在花圃湖岸上,才降过雨的泥泞曾经把人像粘贴山公一样,粘贴在稀吧泥地上。滚滚乌云下面的花圃湖水则翻着白箍眼,启动着波涛。在波涛间,正栽着一个胡萝卜一样的人。阿谁人脸苦歪一大把,嘴里念谈论叨,仿佛诉说着啥。看那脸色,不只仅是花圃湖欠他的,淮河欠他的,就连荷花庄人也欠他的,大河镇人也欠他的,以至全全国人都欠他的。不只仅是全全国人都欠他的,并且还有全全国人都对不起他……花圃湖里的稀吧泥是骚巴泥,不下雨还好,海不扬波,风清气爽。一旦遭了雨水涤荡,那味道就会冲鼻子撞过来,一会儿几乎就能把人给掀翻推倒。推子那脸色明显既有被骚气熏的,也有被憋气淤积的。由于脸上叮了一只秋蚊子,秋蚊子如母大虫一般叮咬着他赤黑的脸膛。为此他的脸更像苦瓜裂枣了。加上他一把黑老鸹爪子挠哧那痒痒,更把自个儿挠的人不人鬼不鬼了。

  老队长离九百六十丈远就看见推子像一只马山公,便气的指手顿脚道:你这个小鬼孩子啊,屁大一点事请,你从家里丢人丢到大巷心还嫌不敷,又丢到谭桥;丢到谭桥还嫌不敷,又朝花圃湖边廊子丢来啦?你一个五湖县人还没丢够,就又跑到凤阳地界上丢人来啦?娘家人还嫌没丢够,就眼一插花嘟噜一头跑到婆家来接着丢了?最初你弄得娘婆二家人都丢尽了,脸都刮光了,可晓得诚恳呢?推子啊,推子,你快搁我爬上来,丢人现眼我们回头回家去丢去,不再这人面场上丢。这人山人海的,我们丢不起。丢起了,我们也不丢……

  老叔则龇牙咧嘴一旁,甩动手说:我哥你莫管他,看看他这个洋相能出到什么时候,看看他这一出子要朝哪里去演。我们一个荷花庄的人,积累了几朝几代的脸面,叫你一把泥都搁糊掳清洁了。好好的孩子,好好的人不做,恰恰要死到花圃湖当央心去弄鬼弄神,把本人办的甩事告诉给世人。全国有窝窝囊囊得要死要活的人,还没见到你如许要死要活的窝窝囊囊的人呢!乖乖地喽,你找个水滴滴的女人,睡了一两个晚上,落一个肚里圆。我和老队长败尽家业为你帮手,虾虾爬爬几乎忙得要死人了,我们落到啥了?除了落一身晦气,落一个仗吵,还落到啥了?要跳花湖,也该我们跳才对呀!怎样恰恰就临到你跳花湖了呢?论资排辈也该我和老队长跳,猜宝猜也该我们出大拇手头子,你该出小拇手头子呀!

  推子叫老队长和老叔嗦啰驴一样嗦啰一交圈子,把本来直挺挺的脑袋嗦啰得像霜打一样的耷拉下来。他咕嘟着嘴吧说:老叔啊,老队长啊,我父母归天得早,你们就是我再生父母。你们对我的好,对我的救助,我深深的铭记在内心里。正由于你们对我太好了,叫我无法酬报,叫我活去世上,见到你们我心里就惭愧得难受,想到你们我就辗转床头,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。我活着一天,就会被毛针子戳一天,活一天就能见到鲜血淋漓的一天。所以我……就跑到花圃湖里来了。你们也不要埋怨我了,我这辈子是薄命,下辈子估摸着就不是薄命了。所以我想早早的过去,早托生一下,好赶早再过来还你们的账,陪同你们一下。如许我心里也就早一天变得彻当,我变得彻当了,你们也就变得彻当了!

  老叔一听更是生气,他指开花园湖心里的推子吼叫道:你个小狗工具,你是解脱了,我们呢?在你去托生的半道上,我们可是苦逼成歪瓜瘪枣了!再等你托生回来的路上,你磕磕碰碰一路过来,连赶实赶,到你再回到荷花庄时,三月初八过会喽!——我和老队长,还有黄脸牛膏他们这些人,可是叫你坑苦喽!

  推子苦歪着脸说:看老叔你说的,我不敢慢性质改成快性质,快性质改成搔性质,时间不就赶得上了吗?老叔大手一挥说:我有阿谁命等只怕还没阿谁命驮呢!我腰肢长得不健壮,啪嗒一下压断掉了。闪着腰了,我哼嗨哼嗨在床上一躺就是半年,你想我那是福气仍是祸分?推子苦涟涟的说,老叔啊,我晓得你一辈子都看我不顺眼,一辈子都在小瞧我,我也晓得我不争气,值得你如许子看,我也无话可说。虽然说你受我拖累了,可是你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和来由嘎,我还有什么?吊蛋日泥鳅的主儿,除了跳进花湖里喂王八,我还有资历爬庵山上去糟倒一块地,跑那山顶子上蹲着,像石山公吗?哪个不把我嚼臭掉,老叔你第一个就要把我嚼臭掉!就是我的坟烟头子不叫天老爷发洪流搁冲掉,你老叔吐沫子也会把它覆没掉,冲泡掉的!还有牛膏,大草驴,还有黄脸,还有老队长……哪个不恨我恨的牙痒痒?我这人生成就该雷劈,就该机关枪绞。可是,可是……唐元不应雷劈,不应机关枪绞啊,你们为什么在大巷心要把她嚼的叨不上筷子,浸不成条儿呢?她可是一个好女人啊!进入章评(0) »第十四章 花圃湖边廊子的一场好幻术你方才阅读到这里